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博发娱乐城
来源:网上转载

1

李桂凤出来打工完全是因为自己男人变成了渣男。

年轻时候,自己男人是个好男人,知道挣钱,顾家。后来男人出去打工,在北京一个大酒店里帮后厨,挣了些钱。干了一段时间说不去了,在外面太想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哪儿也不如家好。

男人说用打工挣的钱在家养猪,小猪一窝一窝养,白白胖胖,实在爱煞人。

李桂凤爱男人,也爱家,更爱女儿,也爱那群猪。

他俩养猪,李桂凤是主力。她觉得男人为了守着她已经牺牲不少了,她应该拼命补偿,要替男人分担生活。

她睡觉都跟猪在一起,她的屋子挨着猪圈,晚上猪在圈里哼哼的声音给她当催眠曲,她知道哪个猪压了哪个猪的蹄儿了,知道哪个猪在尿尿了,哗哗哗哗,很是生动。

天上月亮白,地上猪儿白。

男人嫌猪圈腥臊,又吵,拒绝跟她在猪圈住。她除了要和男人那个,就一直守着猪。有时候那个完了,还慌慌地穿上衣服跑到猪圈去。

母猪生小猪,她就一夜不睡觉,在那接生,一个个小猪生出来,白耗子似的,挤挤挨挨一撮。她随时看着,别被大猪压死了。

开始养猪很好,挣了一些钱,可是一年前,猪肉价格一路下跌,跌到了“白菜价”。他们投入的粮食饲料人工不少,最后一算,没挣着钱。

那个年过得愁云惨雾,男人说开春就把猪卖了还去外面打工,牲口不是人养的,太摸不准脉。

李桂凤不让,说好歹养到两百多斤才好卖价钱。男人不管,还是坚决地走了。

2

那一次出去,坏了事,男人半年后回来就改了脾气,不碰她,还找茬儿吵架。在家呆上没三天就要跑,说城里老板不批假呢。
李桂凤不傻,感觉这里有问题。果然没怎么用调查,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

男人再回来,李桂凤就不让走,男人心里好像住着个猫,天天抓他,再要强留,就要动手。

李桂凤没办法,就把猪都卖了,跟着男人到了城里。

男人住在酒店给员工租的宿舍里,李桂凤没地方住,就找了个地下室,一个月五百块钱。

她迫切地要找个活儿干,想在这城市立足,身无长物就是有点力气,那就卖力气吧。

她在小区的院里溜达,看见人就聊几句,问谁能帮着找个活儿,最后看大门儿的保安跟她说,可以去干小时工,他老婆就干呢,明天让他老婆领她去见见领导,兴许能被留下。

果然第二天,保安的老婆就把她领去了家政公司,老板一下子就看上了。从此李桂凤当起了小时工。

小时工很辛苦,可是不难,擦桌子抹地那一套,她干了一辈子了,无非就是注意事项更多一点。城里人讲究,擦厨房地和擦卫生间地的抹布不能掺和。

她的男人拒绝和她一起住,说地下室湿潮,他有类风湿。

李桂凤也摸清楚了,跟她男人好的就是后厨一个洗碗工。

洗碗工住在女宿舍,他们要搞那事儿的时候,就去男人的宿舍。男女宿舍在一栋楼里,门对门。

李桂凤还真堵住过一次,那次她在两家客户的空档时间去男宿舍找男人,听见门里有动静,劣质床板子嘎吱嘎吱的声音。

她在门口斗争半天,要不要抓奸,最终还是拍拍门走了。

她没抓奸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不生气,而是下一家做活的时间到了。她得赶着去做活儿,如果打起来,肯定耽误事儿。

她知道城里人讲究,时间比金钱贵。李桂凤是个认死理儿的主儿,一不小心碰上了“诚信”二字。

她拍完门躲在门外绿化带里等了一会儿,只见那男人和女人前后出来,还穿着饭店的厨师服,帽子都没摘。

她心里骂了一万句“狗男女”,蹬上小黄车去下一家做活。一路上哗啦啦地哭,大风吹着她的脸,瞬间泪水就干了。

北京的风硬,刺疼。

那天的活儿她干到晚上九点,回到地下室,黑黢黢的,十五瓦的灯泡发着污污的光,灯泡上还残留着夏天苍蝇拉的屎。

她泡了碗面,给自己加了个火腿肠,吃得满头大汗。吃完才顾得上接着悲伤。

这狗日的男人,抓空摸空搞偷情,跟犯圈的猪一样。

她决定下一次一定要挑个不忙的时间去抓奸,把那俩人打一顿。

3

可是没等到她腾出空子来,男人出事了。

原来男人和那女人趁后厨早上没上班的时间在后厨干那事,大堂经理堵住了。大堂经理进去的时候,女人正趴在灶王爷的神龛上,男人在后面搞。

大堂经理勃然大怒,这还了得,老板最注重风水所以才在后厨供奉灶王,这俩狗男女在这野合,唐突神灵!这要让老板知道,别说这俩狗男女,他和后厨经理都得跟着滚蛋。

他马上把这俩人揪到后厨经理那,俩经理一商量,快刀斩乱麻,赶紧让这俩滚蛋,消灭人证。

于是没用上一小时,这俩人就被撵出了酒店。

男人没了工作,背着行李登了李桂凤的门,李桂凤问了半天,男人才支支吾吾说了个大概。

李桂凤没让男人进门,把男人骂跑了。

说你不是有类风湿吗?

男人没办法,连夜坐火车回了老家。

到老家后,就给李桂凤打电话,说你也回来吧,咱们还养猪。

李桂凤说,我不想回家了,我在这一个月赚七八千块,比养猪强,养猪担惊受怕,也辛苦。我在这只要不残不死,就有钱赚,不用本钱。你不要脸丢了工作,谁给孩子挣学费?

男人被骂得哑口无言。

李桂凤的女儿今年上大四,还有一年毕业了。

李桂凤做小时工,每小时35块钱,他们公司有网络平台,客户在平台下单,她们按照订单去上门干活。

她每天早晨七点出门,一直干到晚上八九点,去掉中间路上的时间、订单空档的时间,她能干十小时左右。这样,她一天就有两三百块钱。

她爱钱。

现在没了男人,她最爱的是女儿。

4

李桂凤一直干了下来,北京乱如麻的路也渐渐会走了,她还学会了使用搜狗地图。远了就坐公交,近的就骑共享单车。

她有三个特别好的主顾。

第一个是个富二代。

这是个地地道道的富二代小姑娘,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她自己住着四环内一套140平米的大房子。房子有三个房间,一个房间里放满了一屋子的包。

那些包都像骄傲的公主一样摆在专门的柜子上,每个包都精美绝伦。李桂凤要是不离开东北,这辈子也不会想象出这世上还有人过这种生活。

小姑娘说那都是她的包,一个包,顶她四五头大肥猪。

小姑娘就自己在家,每天看电视,全是湖南台,电视机莹莹晃晃的光闪在小姑娘脸上,有点虚幻。

她一周来两次,主要收拾小姑娘的外卖垃圾,然后打扫卫生。

她一开始很反感这样的小孩,这不就是蛀虫么?这种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可是有一次她改变看法了。小姑娘有一次给小闺蜜打电话,呜呜地哭,说她爸又结婚了,这次是第二个后妈。她妈当年被她爸抛弃,死命地挣钱,现在是大老板,满世界飞,可她爸娶了小三后,越过越穷,后来离婚了,现在娶的是第三个老婆。

她妈是忙得顾不上来看她,她爸是看不起她。

不是那个“看不起”的起,是看不动那意思。他来一趟,除了空洞的几句问候,连个包都给她买不起。

她妈每次觉得亏欠她的时候,就给她买个包。

她忽然很心疼起来。

这么多包有屁用,还不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小女孩其实挺乖,每次都给她个五星好评,然后再给个极精简的赞语:赞!

这对这种“很忙”的小孩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第二个也是个女孩,三十岁多的样子,但没结婚,有个小公司,白天公司有三四个人。她说她那叫工作室,干什么李桂凤也不懂,她看这一工作室的人都挺另类的,男孩有俩梳辫子的,女孩有个爆炸头,染着黄黄的头发。几个人每天抱着电脑噼噼啪啪。

她到这干活,经常弄不清雌雄。

这小姑娘对她也好,每次去都很客气,阿姨长阿姨短的。

她说她是她用过的最会干活的小时工,每次干完活,也是五星好评。评语:好极了!

第三个是个有孩子的妈妈,这妈妈每天也很忙,也是不知道在忙什么,也是抱着电脑噼噼啪啪。

这妈妈也对她好,有一次她去她家,家里没人,她就在门口等,等的时候接了那臭男人一个电话。男人在那磨叽让她回家,说他在家连个做饭的都没有,人都饿瘦了。

她在电话里骂他说,你瘦了,我也没胖啊,我每天赶时间屁滚尿流的,连中午饭都吃不上,有一次带了两个馒头放在车筐里,干完活馒头还丢了,我一天都没吃饭。你以为我容易?

就这段话正巧被那孩子妈妈听见了,以后再到她家,她就先给她弄点吃的,有时候是牛奶和面包,有时候是一份蛋炒饭,没东西吃的时候她就直接给她点外卖。

有一次她偷偷瞄了一眼外卖单子,一份香菇炖鸡面要25块钱,难怪那么好吃。

25块钱,是公司抽完成后她一小时的收入,她为了回报那妈妈,她下次就多干一小时活。最后结账的时候,她还是按实际时间给她结了钱。

她说,请你吃饭是我的心意,从你辛苦钱里扣你的饭钱,那和强卖给你一顿餐有什么区别?

她呵呵地笑,心里暖暖的。

5

今年十月一,她没忍住回了一次家,结果真恨自己,回去干嘛!哭着回来了。

她回去一路上想好了,如果男人确实悔改了,她就考虑在家跟他继续过日子,还养猪。可是等她走进院子一看,就觉得不对,这院子怎么这么干净。待到推开门,她傻眼了,那洗碗工女人竟在家里。

她正沾着一手面粉包饺子哪。

她没哭也没闹,直接找男人问:现在怎么办,你二选一吧,选她,我马上就走,咱俩去办离婚手续。

男人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吭哧半天,没说选谁,说了一句:你不在家,我总得找个做饭的吧!

她懒得跟他们纠缠了,扯着男人去离了婚。

她对男人说:这个家就送给你们了,我不要了!

她跑到娘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又回北京了。

她男人一直以为,她离婚是一时意气,也没太当回事。

回北京,她反而心安了,算了算了,由他们去吧,我还在北京为我的女儿挣钱花。

她想好了,等明年女儿大学毕业,也在这找份工,她们母女租个小单间,相依为命生活。

为此,她得更努力,给女儿攒在这个城市立足的基础资金。

她其实挺舍不得那个家的,那里一砖一瓦都是自己建造的,转念再一想,其实也没啥,那个破家连地基都抠出来,也不值几万块。

日子一天天地过,她辗转这个城市的无数个家庭,人们形形色色,有人住着豪宅哭,有人住着陋室笑。千姿百态。

她的见识变宽广了。

啊!原来有些女人还能这样生活啊!有的女人洗个碗会说自己快死了!

她们**屯儿的女人,挖个大山,都不会说自己快死了!

李桂凤觉得自己越来越“仙”气了。

6

冬月来临,北京发生一件大事 。大兴一座民房着了一场大火,这场火影响了和她一样千千万万的底层人。

大火过后,北京开始秋风扫落叶似地清人。她住的那条街,早晨出去的时候,煎饼铺子早点铺子擦鞋店还在营业。晚上回来,就被红砖封起来了。

城市一片萧瑟,人们拉家带口往外走。

她的地下室也岌岌可危。老板说,躲不躲得过就看老天爷爷了。你们也配合点,回家后要像蛇冬眠一样,一点声光也别出,免得被人盯上。

整个地下室的人从来没这么心齐过,不管早归的晚归的,都跟做贼的一样,轻飘飘地进出。到“家”后,别说冬眠,根本就假装自己死了,一点声音不出,咳嗽了拿大棉袄包住头。

可千小心万小心,还是没躲过,她那天正在外面做工,接到老板电话,说你赶紧回来收拾东西,地下室下午两点前必须清完走人。

她忙忙地往回走,到“家”一问才知道,原来地下室住着个小伙子,跟另一个小伙子抢一个姑娘,姑娘选择了另一个小伙子,他就把那个姑娘用刀杀了。

发生了命案,警察办案做笔录,一做,这小伙子交代了住址——在他们这个地下室。

地下室马上就被查封了。

她用了十几分钟时间就收拾好了自己行李,背着行李去干最后两个活。订单都定好了的,不好取消了。

第一个就是那个富二代,干完的时候她对她说,从下周起,你订别人吧,我走了,要回老家了。

那小姑娘说为什么?

她说起事情因由,小姑娘竟然不知道这些事。

富人家的孩子不懂民间疾苦啊。

但临走她给了她一千块钱,说你要没住处,就去住一下酒店吧。慢慢再找房子,实在找不到再离开也不迟。

她不要那钱,小姑娘说,你拿着吧,这么长时间,你比我爸妈看我的次数还多呢。我爸平均一月一次,我妈一周一次,你一周两次。

她拿着一千块钱去第二家,就是那个开公司的姑娘。干完了活,她也跟姑娘说,你下周订别人吧,我要走了,这里不要我们了。

姑娘说,懂得,别说你了,我们不定哪天也被赶走了。

她说那我走了。

姑娘说再见。

她背着包出公司,到电梯口等电梯,电梯上来了,“叮”地一声门打开,她刚要迈步进去,姑娘腾腾追了出来,她说,阿姨——

嗯?

“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每天给我来打扫公司,我晚上让你住在公司,公司有个沙发,我不要你的住宿钱,你也别要我的打扫卫生钱,你看......行吗?”

她说,那合适吗?

“合适,我们各行方便。”

“你公司那么多值钱东西......”她有点顾虑。

“嗨,哪有什么值钱东西,我相信你。”

她就这样在姑娘的公司住了下来。

7

她本来也打算赶晚上的火车回东北的。

为了报答姑娘,她把公司里里外外擦得一尘不染,垃圾桶都光可鉴人。

第二天,她去第三个雇主家干活,她说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幸亏一个好心的姑娘收留了我。

这雇主说你这样的人有人帮正常,这几天风声鹤唳,你留下来,以后会有更多机会的,我就等着小时工涨到五十块钱一小时了。

她在第三个雇主家又吃了一顿饭,萝卜炖牛腩。晚上回去,躺在公司那个窄窄的小沙发上,觉得像做梦一样。她不敢开灯,不敢浪费电,上厕所就去楼下的公共厕所。她觉得只除了一个沙发,她甚至洗脸都可以去外面的公厕里洗。

外面就是二环路,二环上车水马龙,车灯拖着尾巴迤逦而来或迤逦而去。

她这辈子没住过这么高的楼。

她的男人又给她打电话,说北京都在清人呢,你怎么还不回来?

他竟然知道北京在清人。

她决定气气他。她去厕所拍了个照片,说你看,我找到更好的雇主了,这个雇主提供住宿,你看看这个浴霸,洗澡老暖和了。

她说你这种人,人品差,不好好工作,北京不留你这种人,你看我,踏踏实实,总能找到落脚地。

男人半天没说话。

最后终于服软,说你回来吧,你回来,我把她撵回去,咱们还一起过。她在这就会天天跟我算计着过日子,净花我的钱,她的钱都留给她儿子。

她一听又生气了,说哪个父母不为儿女计算?都像你一样?你把钱给外人花。你现在也没钱了吧,贫贱夫妻百事哀,你们俩白头偕老吧!

她气呼呼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她去那个妈妈家做活,问那个妈妈,你说我应该回去吗?

那妈妈很有理论,说有处挣钱的时候,就在外面挣钱,你这种人,钱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她说那男人,让他在老家待着吧,东北齁冷齁冷的,正好冻冻他的脑子。

她给女儿打电话,女儿比谁都狠,说,妈,你别回去,我爸那样子,就等他将来死了,我们回去给他买个棺材埋上就行了。

她知道,这事儿伤害最大的还是女儿。

她把“老渣男”拉黑了。

她决定无论如何留在北京,她现在一个月净攒六千,手里已经有四万多,到明年夏天女儿毕业时,可以有十来万块钱。十来万,够和女儿开启一个新家了。她要让女儿将来也留在这个城市,当那种洗个碗就“要死了”的女人,而不是当他们屯那种挖一座山也死不了的女人。

这就是我家小时工的故事,我就是她那第三个雇主,那个带孩子的妈妈。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