逋⑩傭痔,逋⑩傭痔厙,逋⑩韁粔攫ㄛ盄奻傭ヴ,巷傯鑩槿,365婓盄极郤芘蛁,365极郤芘蛁厙桴ㄛ陔2厙軓氈,斛痔极郤,斛痔軓氈,斛痔夥厙ㄛ杻鎮羲蔣厙,凰藷須籟,凰藷籟籟,凰藷攫諳ㄛ抻⑩厙

陔辦惆2018-9-25 9:19:19
堐黍棒杅ㄩ361

婓盄傭⑩厙,厙釐淩侀饒,厙奻淩侀饒礗疣簞鏽鬚蟘

,域偶刱掘禚葝м舝爰蟹瘞葩界炰寔3萵樑摒齪ㄛ嗣掛帢婖瑤俴暮翹掛﹜摒盒痐抎脹ㄛ彸芞籵徹載遙帢樑摒齪﹜帢婖瑤俴暮翹脹峊楊忒僇枅旌硒楊窒藷脤憬﹝梁立人資深評論員其實,現在已有不少先知先覺的香港人轉移到內地居住,但很多人擔心醫療問題得不到解決,也有人擔心失去親朋的聯繫,所以不敢作此打算。不過,這些問題並不難解決,如果政府解決了這些問題,大規模居住內地是完全可行的。一、內地政府為照顧港澳台居民的居住問題,由9月1日開始發給港澳台居民居住證,解決了他們的工作、居住及醫療問題。國家的政策為港人居住內地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二、近年內地的高速公路和高鐵發展極為完善,除了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外,深中通道也將在四五年內完成,到時,大灣區將形成「一小時生活圈」,交通相當方便。來往這些城市和屯門到中環的時間差不了多少。三、內地大灣區城市現代化程度相當高,衣食住行之方便比香港有過之而無不及,語言和生活習慣也和香港極為相似,而且物價水平較低,同樣的經濟條件可以過上比香港好得多的生活。四、內地土地充足,環境優美,人口密度低,綠化程度高,而居住成本只及香港十分之一甚至更低,就以中山市為例,市區千呎住宅租金不到2,000元,優質空氣每年佔了300多天,佔全年9成以上,每月衣食住行平均每人三四千元已足夠。五、如果要在香港開發新市鎮,連土地開發、房屋建築、交通問題等,不但需要近萬億的資金,待到周邊設施成熟,少說也得15年以上的時間,可說遠水救不了近火,但廣東不少城市已萬事俱備,只需三幾年,便可建立成熟的社區,完全可以解決香港的燃眉之急。為開發大型市鎮爭取到充足的時間。我提議政府動用儲備,在內地城市如惠陽、中山、江門、肇慶等地價較廉宜的地區買大片土地,建立足以容納過萬人的大型「香港村」,內配置香港式的醫院、茶樓食肆、以及由政府津貼的直通巴士,吸引香港不用工作的老人移民至香港村,一來可以讓他們享受更好的生活環境,二來可以騰出香港寸金尺土的居所提供給更有需要的年輕人居住,豈不是兩全其美嗎?照我的設想,只需要用在香港建屋十分之一的成本,即可在內地城市發展比香港更理想的居所,居住面積大一倍以上,周邊環境可與香港媲美,村內設有香港式的診所,小病可以就地解決,大病同樣可以回香港就醫,目前這類城市到香港的交通費用不過60元左右,若由政府津貼設立直通巴,費用不會超過40元,時間不超過3小時,這樣的居住環境不比香港的蝸居好得多嗎?大部分香港人辛勞一輩子都沒有住過一個像樣的房子,為什麼我們不好好利用大灣區的優越地位,為香港長者提供一個五星級的家呢?以我的經驗所見,凡是到內地這些城市居住的人,對其中環境沒有一個不滿意的,唯一的顧慮只是醫療問題未能完全解決,若建立香港社區,解決了醫療問題,相信到內地居住的長者會趨之若鶩,騰出大量的香港房屋單位,香港的居住問題也就能解決了大部分。內地的「香港村」離香港不過百里之遙,以內地現在的交通設施,親人間互相往來不過二三個小時的事,比起在香港遠郊填海的交通更方便。「香港村」的設計,既能得到內地價廉物美的好處,同時兼有香港的福利條件,魚與熊掌兩者兼得,是沒有理由不受歡迎的。我們必須當機立斷,趁茪W述城市地價仍在較低水平時迅速行動,若今日愛理不理,明天便會高攀不起。(續昨日,全文完。)釬氪ㄩ褽抃鍍﹛﹛婓蜊賂羲溫ヶㄛ笢弊崠衄涴欴珨僇奀ぶ:勛溯猁襄き,鎗票猁票き,鎗蚐猁蚐き##絞狟腔爛ш劼考鉻珩勍橇腕祥褫佷祜ㄛ筍勤扂奧晟,饒虳嘟岈褖模湴,珅魂蝟鶠ㄐ﹛2008爛9堎祫2012爛10堎ㄛ鏍淉窒扦頗腦瞳睿椅囡岈珛棻輛侗萵侗酗﹝

%忳溼湮悝汜洷咡悝苺扢离悝汜砩獗眊燠佷佷洷咡湮悝ぶ潔楷橢赻撩腔Д夔ㄛ揭燴疑肮悝壽炵﹝絞ヶㄛ扂弊淏婓楷汜楹毞葡華腔操曹ㄛ笢弊馱侉邳邿馱頗峈森葆堤賸釓с腔櫛雄﹜袗埣腔斐婖﹝酴踢弊暱啣脹踢痟棣瞿皆絀櫛倜埼博侄弟廜弧昢﹝杻梗毀覜涴笱汃楷覂襯襯犕庤腔簋祩憐抸﹝

婓盄傭⑩厙,厙釐淩侀饒,厙奻淩侀饒礗疣簞鏽鬚蟘,﹛﹛3﹜籵徹陓洘撮扲淕磁睿珛昢揭燴耀宒蚥趙ㄛ賦磁馱頗撿极①錶ㄛ儅憤羲桯陓洘督昢馱釬ㄛ棻輛跪華馱頗珂輛馱釬冪桄腔芢嫘迵蛌趙﹝謗頗測桶巹埜膘祜蕾楊隴溯櫛侚梓袧ㄛ期掛ぶ※羚輿佽頗§艘ぜ蹦埜崋繫芫蠶瓷怓腔樓啤恅趙﹝※暫猁斐婖載嗣昜窐笙蜓睿儕朸笙蜓眕雛逋佸鮵梑窴鶶今鏽擎蟹魂剒猁ㄛ珩猁枑鼎載嗣蚥窐汜怓莉こ眕雛逋佸鮵梑窴鶶今鼯鷗檔怓遠噫剒猁§ㄛ傖飲嫗章邈妗絨腔坋嬝湮儕朸ㄛ旮輹す鑩鼽捍拑擠享鋆玳玻牟籀в迣妅糾剆鄶埱遣迖章眼朴鏽擬鶻眕陛ˉs深港高鐵昨日開始預售車票,當日即售出6,000多張車票。車票開售即被市民熱捧,反映高鐵方便香港與內地往來,具有極強吸引力。首日所見,票務運作雖然整體秩序良好,但仍然存在不熟練、過分依賴窗口售票、首發列車媒體採訪安排欠妥等問題。希望隨荌空K開通,港鐵能改善售票安排,加大對互聯網、電話、自動售票機等電子售票渠道的宣傳力度,方便市民,更好的發揮高鐵效益。香港進入高鐵時代,通車首天部分由西九龍出發的內地長途車票,於開售半小時內已售罄;至中午11點半已售出1200多張車票,反映高鐵受到本港市民普遍歡迎。不過昨日排隊購票的隊伍中,有不少是採訪首發列車的傳媒朋友。港鐵這次不統一安排記者跟車採訪,要傳媒自己購票的安排有欠妥當,既延長普通市民排隊購票的時間,也不便於傳媒宣傳高鐵開通的盛況,是本次安排有待改善的地方之一。高鐵對香港是新生事物,負責營運的港鐵和大部分香港市民均需時適應,這可以理解。但作為國際大都會,外界對香港高鐵營運有很高的期待和要求,必須盡快完善現有的不足。例如,首日售票平均完成一個售票程序需時10分鐘未免太長,過程中多次出現「當機」和支付失敗的情況;內地與本港售票各自獨立、並不聯網,造成在內地12306購票無法在本港取票的現象;香港與內地售票採「四六配額」,日後難免出現一方無票,另一方卻有餘票的情況。凡此種種,都需要港鐵與內地鐵路部門不斷對服務作出完善。高鐵是一項跨境運輸工具,昨日高鐵香港段車票在香港與內地同日首發,也凸顯兩地售票在技術手段和乘客習慣上存在明顯區別。雖然港鐵沒有公佈具體數字,但從逾800位市民排隊一個上午售出1200多張車票觀之,香港這邊絕大部分車票在車站窗口賣出;相反深圳北站在開售半小時就售罄首發到西九龍站的車票,200張只有不到10張是窗口售出,其餘均為互聯網購票。兩相比較,本港高鐵在售票手段上較為落後,雖然港鐵提供互聯網、電話、自動售票機和人工窗口共四種購票方法,但絕大部分市民仍然依賴人工服務。2018年內地春運火車票,互聯網售票比例已高達7成,這還是整個內地包括很多鄉鎮農村的數字,如果單計算城市,比例定必更高。這固然與內地鐵路網絡售票早已成熟,民眾亦熟悉互聯網售票有關。但除此之外,還有兩點值得本港檢討。第一是內地鼓勵互聯網購票,以昨日開售香港段高鐵票為例,香港人工窗口8點開售、互聯網卻要推遲到12點,而內地則線上線下同步8點開售。而且內地高鐵票互聯網、電話訂票有30天預售期,人工窗口卻只有28天,在售票安排上就鼓勵大家採用自動化手段。第二是互聯網購票與線上支付手段密切相關,內地線上支付蓬勃發展,人人有電子錢包,香港只有小部分人有,自然在推動互聯網售票上阻力重重。高鐵促進粵港澳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成形,首日售票是一個良好開端。從現在到高鐵開通初期,港鐵須加大宣傳,尤其要教育市民用自動化手段購票,提升售票效率,令兩地高鐵系統加快融合,為香港市民提供最大便捷。

肮奀ㄛ踏爛腔厙釐假峒換笚魂雄衄※郔§ㄛ羲躉宒寞耀郔湮﹜痔擬頗桯⑹醱儅郔嫘﹜詢瑕蹦抭极講郔湮ㄛ籵徹傖彆桯尨﹜詢傷蹦抭﹜憤諦岈﹜誑雄极桄脹嗣笱魂雄倛宒ㄛ姦朽藜嬬輒﹟婻峙岋驉D羋媬冱陛I彸晶紮瞴B修儽俺炸騵讕蝪笮封Ⅲ寣釬峈控儔庈晊④⑹萵⑹酗ㄛ2017爛1堎諉忒蛹孮2022爛控儔隄兜頗晊④⑹膘扢恄髜鞶活假銘л睊盂彄虮л盚今婻洁情ㄥ擦K華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會見香港特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率領的紀律部隊代表團。據李家超說,韓正主動提及依法禁止「民族黨」運作事件,嚴正指出中央對「港獨」零容忍!中央已發出最強音,港府官員還能無動於衷反覆彈奏「可惜」、「遺憾」和「無言以對」的陳詞濫調嗎?特區政府不配合中央和市民一道痛斥、零容忍「港獨」的分裂國家罪行,因而助長了陳浩天氣焰,導致陳浩天變本加厲寫信給美國總統特朗普,乞求美取消中國內地和香港的WTO成員資格。陳浩天賣國害港,完全淪為漢奸小爬蟲。陳浩天和FCC(香港外國記者會)狼狽為奸,以「言論自由」為託詞,無視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分裂中國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而特區政府某些主要官員被「言論自由」制約得口窒窒似「理屈詞窮」難以言辯,是對「言論自由」的真義知之甚少而被「泛民」佔領所謂民主自由「道德高地」,故必須撥亂反正。首先,「言論自由」是有尺度的。這個尺度早由英國近代自由主義理論家柏林(Berlin1909-1997)所劃分。他在《論自由》一書把自由劃分為「積極自由」和「消極自由」庥堙C積極自由,「我個人自由的空間有多大,取決於外力的約束有多大」,即個人「自由」與外力對「我」的制約成正比。這容易理解,因民主自由取貝饇禤a機關的活力和有效性;而最低的民主自由又必須滿足峟荓囓鞳G廣泛參與和公開競爭。故國家的主權和國家憲法以及由它產生的香港基本法,就是要制約個人無法無天而保障老百姓能廣泛享有民主;舊中國被外國列強分割故中國人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香港回歸中國後行政長官才由香港人協商或選舉產生。消極自由,「我自由,不受他人干涉,越不受干涉就越自由」,這是消極自由。因為個人自由越脹大,公共社會的自由空間就越縮小,即個人自由與公共自由成反比。這也容易理解:2014年戴耀廷以民主自由發起「佔中」癱瘓中環和旺角,卻害了多數人營商、上班、上學、看病、賺錢維持生計的自由,危害了香港的金融、航運、貿易中心的地位。其次,「言論自由」是應受限制的。這種限制是由古典「自由之父」英國理論家穆勒(JohnStuartMill1806-1873)所提出。他在《論自由》(嚴復譯為《群己權界論》)概括為:一、自由是應受到限制的:「如果發表意見的當時情G使它對某種行為(指危害社會)構成積極的煽動,即雖發表意見也失去特有的權利」。這很重要:陳浩天以「言論自由」為幌子鼓吹「香港獨立」,破壞了「一國兩制」,危害了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已構成積極煽動罪,香港社會又怎可以「言論自由」聽之任之呢?其二,穆勒更提出社會對個人權利可以限制。他把「自由」分為個人自由和社會自由,指出「生活中主要對個人發表關係的部分屬於個人;而生活中主要對社會關係的部分屬於社會」。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這是屬於包括香港人在內的13億中國人民的社會共識和認同的核心價值,為達此共同利益和目的,就必須限制陳浩天播「獨」的個人自由。這是中外古今已為實踐證明了的經驗和真理。弄清和劃分了真假自由的真義和界限,我們就必須理直氣壯地聲討FCC和陳浩天假「言論自由」之名行分裂國家之實的罪惡,而非僅以婆婆媽媽的慈母口氣的「可惜」、「遺憾」云云,不然,如何零容忍「港獨」橫行?如何向香港人、13億同胞和中央政府及領導人負責呢?婓盄傭⑩厙,厙釐淩侀饒,厙奻淩侀饒礗疣簞鏽鬚蟘※扦⑹絨馱巹睿扦⑹侗楊垀蕾撈賡諴牴嘎蹀棟褘躞鬩砥Ⅹ圴忙炤晴晾眺邦獢I鶾尤驐甭偕騔冪26棒覃賤ㄛ邧源郔笝湛傖珨祡ㄛ§砃譴吨佽ㄛ※嗣鋸賸&2+1+N*壁煌趙賤厙釐ㄛ符衄虴啎滅賸穫嗎汔撰﹝

婓盄傭⑩厙,厙釐淩侀饒,厙奻淩侀饒礗疣簞鏽鬚蟘